360北京单场|500北京单场计算器
創頭條App
掃碼下載APP
掃碼下載APP

您是個人用戶,您可以認領企業號

    免密碼登錄
  • 圖形驗證碼
  • 獲取驗證碼
  • 立即登錄
第三方賬號登錄
·
·

Hello,新朋友

在發表評論的時候你至少需要一個響亮的昵稱

GO
資訊 > 當HBO和Netflix開始制作華語劇集
分享到

當HBO和Netflix開始制作華語劇集

時間:04-06 11:32 閱讀:3778次 轉載來源:新浪網

我們是從何時開始對臺劇喪失興趣的?或者不妨刻薄的直白講,我們從何時開始覺得臺劇已經從“流行文化風向標”轉變為“老土無趣的隔年黃歷”?似乎很難給出一個明確時間節點的答案。一如所有流行文化的沒落總是悄無聲息,臺劇被前進的時代之輪不留情面地甩在身后。

對80、90后這兩代觀眾而言,與香港的武俠劇一樣,臺灣偶像劇是他們成長道路上的娛樂大餐。1988年,中國內地引入了第一部臺灣愛情劇《一剪梅》,該劇在中央電視臺播出時大獲成功。伴隨著劇集一道走紅的,還有費玉清演唱的《一剪梅》主題曲。

苦情的臺劇以此為標志,開始在大陸流行開來,瓊瑤劇更是在之后成了內地觀眾的必看之選。后來,越來越多俊男靚女開始成為臺劇的主演,偶像劇的男女主演們內化為一代人的青春記憶,《流星花園》《薰衣草》《惡作劇之吻》等偶像劇制造了一大批娛樂偶像。當然,在這一段時間內,動輒長達幾百集的臺灣家庭倫理劇也一度成了中老年觀眾消磨時間的最愛。

彼時,無論產業規模還是市場的完善程度,內地的流行文化還未形成一個成熟的產業鏈條。臺劇正好填補了這一空缺。而十幾年后的今天,風向變了,內地娛樂產業成了熱錢資本的押注之地,這里有著前景廣闊的市場,有著龐大的觀眾基礎,而本土的制作人也更加熟悉觀眾的口味偏好。移動社交網絡平臺和互聯網在內地的蓬勃發展更是如虎添翼,把這種流行文化演變為一種積極的互動式傳播。內地劇集的豐富產量讓觀眾應接不暇,以至于我們漸漸不再關注臺劇,似乎這些年來臺劇就這么存在著,僅此而已。而我們對臺劇的刻板印象,也就停留在幼時的觀看經驗中。

最近,一部名為《我們與惡的距離》的臺劇在內地開始悄然走紅。目前這部已經播出四集的電視劇在豆瓣上獲得了6000人觀看、9.3分評價的成績。這部劇的故事題材與我們大家刻板印象中的臺劇很不一樣,它是一部社會問題劇,講述一場發生在校園的“無差別殺人事件”后,受害者家庭、施害者家庭與辯護者如何面對這起惡性事件對外部生活和個人心理狀況帶來的影響。

受害者家庭這條故事線,以賈靜雯飾演的新聞主編宋喬安的視角展開,兩年前她的兒子在那場槍擊事件中不幸遇難,從此這個原本幸福的家庭開始變得支離破碎,宋喬安與丈夫的感情破裂,而另一個活著的孩子因感受不到家庭的溫暖,性格變得愈發乖戾。劇集中宋喬安這個人物的媒體人職業身份設置得很巧妙,作為電視臺的新聞主編,在面對與同行的收視率競爭中,她一方面希望嚴守著媒體的職業操守,在事實未經核查之前拒絕報道謠傳的突發事件,而另一方面,為了在收視率競爭中勝出,她又迎合這個時代的觀看喜好,做出奪人眼球的標題黨新聞。當受害者情緒中的偏激主觀非理性與職業媒體人的客觀報道精神共同交織在角色身上時,該角色自身凝聚的戲劇性意味不言而喻。

同時,劇集中的施害者家人,在那場“無差別殺人事件”之后,被公眾的憤怒所放逐,一家人過著隱世埋名的生活。施害者的父母為了讓還在上學的另一個女兒不再被公眾的目光注視和拷問,不惜讓女兒和他們斷絕父母關系并改掉姓名。施害者家庭成員面對著內心的拷問和公眾的指責的愧疚,行尸走肉一般地活著。

最后,是劇集中那個有著理想主義精神的刑事辯護律師,無疑他就是整部劇中被這一件事件撕裂的人們之間的粘合劑。他試圖讓人們關注“無差別殺人事件”背后的殺人動機,探究施害者的精神問題,盡管面臨著家人的不理解、施害者家屬的逃避與受害者家屬的責問,可這名律師依然試圖探究發生這類事件背后的真正因素是什么。

這個故事的敘事題材,顯然不是我們常規印象中的那些臺劇,它是試圖促使觀眾去思考點什么的故事,不同的立場帶來不同的情感選擇,而當觀眾以全知的視角分別代入體會各立場下的角色心理活動時,最終自然會產生一種糾葛的情感狀態。劇集在社會學和心理學層面的主題拓展,是這部劇受到關注的重要因素之一。

這部劇只有10集的小體量。小體量讓這部劇在主題上更加聚焦,節奏上也更加緊湊。其實如果關注這些年臺劇體量上的變化,我們能夠發現整體上臺劇正在像美劇制作的趨勢靠攏,2016年楊丞琳主演了一部只有6集的情感迷你劇《荼蘼》,醫療題材劇《麻醉風暴》拍攝兩季,第一季的長度為6集,第二季的長度為13集。

而最后不得不說的是,《我們與惡的距離》這部劇的背后,站著我們熟悉的HBO。它是HBO亞洲頻道與臺灣公視共同合作開發的。這部劇也是HBO亞洲頻道開發的第二部華語劇集,前一部《通靈少女》盡管在臺灣本土取得了不錯的收視,但因其題材的“本土化”并未被內地觀眾所熟知。在此之前,HBO亞洲頻道其實已經在東南亞地區制作了很多原創劇集,例如,去年召集韓國、日本、泰國、印尼等國的影視人員聯合制作的詩選類恐怖題材劇集《亞洲怪談》未播之前被寄予厚望,播出之后則反響平平。相比起HBO大本營北美頻道出品的劇集幾乎部部爆款,亞洲頻道長期以來都處于一種不溫不火的狀態。這次《我們與惡的距離》的開播,定會增強HBO 亞洲頻道開發制作華語劇集的信心。

而HBO的對手Netflix其實也已經在開始著手準備自己的第一部華語劇集《罪夢者》(巧合的是,Netflix同樣找來賈靜雯擔任主演),未來,我們定能看到越來越多的國際平臺開發制作華語劇集,而臺劇短期看來無疑就是承載這一內容的主力軍。畢竟,Netflix已經多次說要進軍內地最終卻無疾而終了,HBO的“少兒不宜”又很難得以讓內地觀眾看到一部劇集的完整版。

曾經在內地流行一時的臺劇正在借助國際資本的扶持,卷土重來。

特別聲明:本文為DoNews簽約作者原創,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轉載請聯系DoNews專欄獲取授權。

聲明:本文由新浪網企業號發布,依據企業號用戶協議,該企業號為文章的真實性和準確性負責。創頭條作為品牌傳播平臺,只為傳播效果負責,在文章不存在違反法律規定的情況下,不繼續承擔甄別文章內容和觀點的義務。

評論

未登錄的游客
游客

    為您推薦
  • 推薦
  • 人物
  • 專題
  • 干貨
  • 地方
  • 行業
+加載更多資訊

閱讀下一篇

吉利高端整車項目落戶湖北武漢

吉利高端整車項目落戶湖北武漢

返回創頭條首頁

?2015 創頭條版權所有ICP許可證書京ICP備15013664號RSS

360北京单场